賴床

假日的早上本只想賴下床,好好替一個禮拜沒睡夠的覺補回來,就在床上換個姿勢想找個更舒服的位子繼續睡時,突然門鈴響了。

喔,是誰這麼掃趣!

不要理他,心中的小惡魔默默的把被頭更往上拉一點。

沒多久,又是一聲鈴響,隨著這鈴聲有個想法快速閃過,會不會是老媽買菜回來要找人幫忙提上樓?

這可不行,雖然有點不情願,但還是起了床走往對講機:喂,哪裡找。在等待對方的回應時還伸個懶腰,為我這被打擾的早晨做最激烈的抗議。只是,十秒鐘過去,二十秒鐘過去,三十秒過去,等到我都快回被窩抓蝴蝶,對講機的那頭還是沒有任何回應。

會不會是老媽一邊拿菜一邊和樓下鄰居話家常?!所以沒聽到對講機的聲音,老媽常這樣幹。

下樓開門好了,二樓而已,反正也要下去幫忙提菜上來,心裡又快速閃過這樣的想法,於是乎就有點心不甘情不願地往樓下走去;開起樓下的大門,今天的天氣非常好,陽光有點刺眼,剛睡醒,眼睛還有點迷矇,只是隱約感覺到開門的瞬間有個模糊的人像還在成形,我相信佛祖悟道的時候也曾有相同的體驗。
隨著眼睛慢慢適應外面的陽光,那個模糊的影像就像照片顯影的過程一樣,慢慢從模糊變的清晰,有個陌生的大叔操著台語口音説:拍謝拍謝,挖五樓耶,忘記帶鎖匙了。

不知道佛祖悟道的時候,是否也曾感覺道這樣的錯愕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