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我們什麼都不懂

中午的時候潘把全班都留下來開班會,討論畢籌的事情,因為現在已經大三了,有關畢籌的事,需要現在就開始 Run,才不會在大四的時候,將事情都擠在一塊,像是畢業展場尋找的問題,海報的設計,畢籌的企劃內容要先定案或是畢旅要去那裡什麼的…

開班會的時候,由於大家都只負責畢籌的一部份,不知道完整的畢籌內容是什麼?只知道潘把畢籌的注意事項一樣樣的列在白板上,一樣一樣解釋畢籌目前的 進度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時;感覺上,畢業對班上的其他人來說,還有點遠,彷彿只有管畢籌財物的同學在提醒大家要交畢籌基金的時候,大家還會意識到畢業的事 情;每當潘在台上解釋完某件事之後,問大家有沒有意見時,台下總還是一陣亂,真正認真去想潘提出來的問題的人,大概沒有幾個。

一直到潘要大家表決畢展主題時,玩一玩一個無俚頭的提議,才讓整件事情變的很不一樣

事情大概是這樣的,由於畢籌企劃要先交給學校過目,因此潘要大家決定出一個畢展的主題,好讓負責企劃的人可以依題目構思企劃。提案的時候,大家提出 很多題目,像是陽明山七十烈士,來象徵班上七十個同學,不過很快就被推翻,因為大家都不想當烈士給學弟妹瞻仰。喜歡表演行動藝術的仲,提一個「來三P吧」 的聳動題目,指我們是設計、美術、國畫三位一體。但被大家一陣瘋狂的嘲笑後不了了之,有人還要仲在展示會場表演三P的行動藝術;另外也有人提70共同體或 是三角形傳動等,都沒得到大多數同學的親睞。一直到喜歡玩3D的玩一玩提一個『40樸貨』這樣一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題目時,竟意外地引起大家討論,因為沒 有人知道什麼是『樸貨』。潘請玩一玩自己解釋什麼是『樸貨』時,竟然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是『樸貨』,半天說不上來,最後還是潘幫他想一個解釋給解了危。

表決的時候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潘解釋的原因,玩一玩的『40樸貨』竟然得到超高票,得票數比其他選項的票數總和還多, 摔破大家的眼鏡,連潘在一邊統計票數的時候,都邊直呼意外!問其他同學們知不知道『樸貨』的意思時,沒有一個人知道,為什麼選這個題目?不知道!一個狀況外的人提了一個狀況外的題目,卻意外的成了我們畢展的主題,大概也沒人會在意要如何表現『樸貨』這樣的主題,沒有答案的答案,變成了大家最後的共識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